如何面對“大亂沒有,小亂不斷”的世界

──海外網2017年終策劃(四)

2017-12-21 06:57:47來源:海外網
字號:
摘要:當前國際社會安全與穩定所面臨的威脅主要不來自于世界大國之間的利益矛盾與戰略對撞,而是往往源自于地區強國地緣政治雄心的沖突。

654.jpg

在一些熱點地區,地區性強國正發揮越來越大作用。(圖源:路透社)

【編者按】

2017年即將過去。

這一年,國際形勢風云變幻,世界不確定性增加?!昂笪C”時代的世界經濟緩慢復蘇,但仍不穩固,以鄰為壑的貿易保護主義卻已然抬頭,為經濟增長和國際合作投下陰影;同時,各國債務水平不斷攀升,也為長期的經濟穩定埋下隱患。在經濟形勢晦暗不明的背景下,全球范圍內的分離運動與地區沖突此起彼伏,恐怖襲擊頻繁發生。此外,懸而未決的難民危機則直接引發美國在內的西方政治“集體右轉”,進一步增加了國際沖突爆發的可能性。

面對這些問題,海外網推出“這一年,世界不太平”年終策劃,希望從樁樁件件中直面世界的復雜形勢,在風起云涌里讀懂時局的運轉軌跡。

-----------------------------

2017年的國際安全態勢,雖然面臨的不確定性因素日漸增多,但國際秩序依然維持了基本穩定,大規模動蕩并未出現。與此同時在世界的很多地方,中等規模政治危機以及安全挑戰卻已經成為常態。歐洲持續的政治困局、中東嚴重的地緣矛盾以及南亞此起彼伏的小規模沖突,為即將邁入新的一年的國際安全局勢蒙上了陰影。

大亂沒有、中亂不斷的局面何以出現?首先是因為,有能力改變全球基本格局的大國之間依然保持著有效的戰略協調。盡管美俄、中美之間依然存在著諸多結構性沖突,然而,這些矛盾要么能通過雙方的溝通得到管控,要么雙方已經形成默契,決定暫時擱置以免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

但是,必須看到,這種大國之間的協調只是保證了人類沒有再次陷入兩次世界大戰前夕的危局。和兩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夕的國際形勢不同,當前國際社會安全與穩定所面臨的威脅主要不來自于世界大國之間的利益矛盾與戰略對撞,而是往往源自于地區強國地緣政治雄心的沖突。這種矛盾考驗的不是世界大國協調彼此間戰略意圖和利益的意愿,而是協調的效力。令人遺憾的是,近年來世界許多地區性矛盾日漸凸顯,表明通過大國協調確保國際穩定的效果正在日趨衰弱。難民危機、敘利亞內戰、印巴沖突等地區安全難題與其說揭示了世界大國之間的“代理人競爭”,還不如說體現出以大國協調為基本支柱的當前國際秩序在確保國際和平方面越來越有心無力。換句話說,世界大國們還能保持自己的理性,確保大家不至于一拍兩散,卻已經沒有能力遏制住地區級強國一展身手的野心,甚至在某些問題上,不得不被地區強國牽著鼻子走進自己原本打算退出的漩渦當中。

地區強國的崛起和戰略自主性的增強,為認識和解釋國際秩序的發展演變增添了新的課題。冷戰時期,人們習慣于用美蘇爭霸和代理人競爭邏輯解釋國際安全格局中一些地區性挑戰的成因和走勢,冷戰結束后的一段時間里,人們主要用美國的戰略意圖及其實施解釋回答同樣的問題。冷戰中和冷戰后的絕大多數情況,這兩種解釋范式都是能夠自圓其說的。但現在,用大國意志的對沖與協調來解釋諸如“伊斯蘭國”的崛起與軍事衰敗、也門內戰的走勢、朝鮮半島核問題的現狀卻往往難以得到令人信服的結論。

人們一度非常重視對國際秩序嬗變與重構過程中權力轉移、權力交接的研究,關注新興全球性大國和守成大國之間是否可能以及如何和平實現權力轉移與交接。以往的國際關系史也告訴我們,這是國際體系重構過程中最重要的問題,是決定戰爭與和平的問題。這些重大問題的研究是非常有必要的,但現實也提醒我們,新興全球性大國與守成大國之間的關系可能并不是戰略研究的唯一或者前提性問題。國際體系重構、國際秩序調整在新興全球性大國和守成大國之間以任何形式實現權力轉移與交接的過程中,人類還將面臨失序帶來的長度不定的混亂期。原有的守成大國無力再掌控全球局勢、支撐國際秩序的國際規則逐漸受到冷落甚至遭遇挑戰,而新興全球性大國無論是能力上還是意愿上都無法為全球秩序提供有效的公共產品,更不用說建立新的國際秩序了。這種情況下,地區強國的行動自由獲得了極大提升,導致的結果就是地區熱點問題層出不窮,沖突此起彼伏。

對于守成大國來說,應對這類挑戰相對于制衡新興全球性大國而言,居于次要地位,一定程度上,守成大國還可以利用這些地區強國的野心及能力給新興全球性大國制造困難。而對于新興全球性大國而言,雖然地區強國彼此間的沖突對自己崛起過程造成的影響同樣是積極消極因素并存的。新興全球性大國既可能一面應對守成大國的壓力,一面不得不避免自己日益擴展的利益遭到地區矛盾的沖擊,甚至可能面對其他地區強國的制衡行為——這種行為并不必然受到守成大國的挑唆;作為問題的另一方面,新興全球性大國也可能從地區沖突對守成大國地位的動搖當中獲益。對于不確定的影響因素,顯然新興全球性大國不可能也不可以試圖通過單純的“新興全球性大國——守成大國”關系視角進行一刀切式的處理,這種應對不論是以守成大國反對的,新興全球性大國都支持為原則,還是為了避免卷入和守成大國的沖突而置身事外或者對守成大國隨聲附和,都是不可取的。新興全球性大國所需要的是超越守成大國視角,精確判斷各種中等強國的地區沖突給自己崛起過程造成的具體影響,以便做出有針對性的應對。

(葉海林,中國社科院南亞研究中心主任,海外網專欄作者)

本文系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海外視野,中國立場,登陸人民日報海外版官網——海外網或“??汀笨蛻舳?,領先一步獲取權威資訊。

--------------------------

【推薦閱讀:海外網2017年終策劃】

(一)難民危機仍在,歐洲矛盾加劇

(二)世界債務風險高懸 我們會遭遇新金融危機嗎?

(三)全球反恐取得重大突破 歐美恐襲為何逆勢增多?


責編:李鵬宇、牛寧

  • 路過

新聞熱圖

海外網評

國家頻道精選

新聞排行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_手机看片AⅤ永久免费_手机在线看永久AV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