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國際 >

美國正在網絡空間開創危險先例

環球網 2022-04-24 08:25:12

近日,美國網絡司令部司令兼國家安全局局長中曾根在美國參議院做證時公開承認,俄烏沖突爆發前,美國提前對烏進行“網絡武裝”,俄烏沖突爆發后,美國加大“靠前獵捕”,助烏加強網絡防御。事實上,美國利用網絡空間介入俄烏沖突遠不止這些,而是從網絡攻防、信息認知、數字聯通、網絡情報多條戰線全方位反俄挺烏,開創了多個極其危險的先例。

首先,開創核武器大國進行網絡交戰的危險先例。俄烏沖突爆發以來,美國一再強調“不會直接與俄發生軍事沖突”,在設立禁飛區和試射洲際導彈等問題上保持克制,表明其對與俄正面交火可能造成局勢升級甚至引發核戰爭有清醒認識。但同時,其在網絡空間卻親自下場,甚至沖在俄烏網絡沖突最前線。究其原因,主要是美國迷信自身技術優勢,自認能單方面控制網絡沖突的規模和后果。但網絡已深入社會生活方方面面,網絡戰端一起,其波及面之廣、影響度之深可能超出任何國家控制。

在熱戰背景下,網絡介入是否會被認為是武裝介入,是否會刺激另一個核武器國家升級沖突,不可能完全按照美國設計的劇本走。在俄宣布提高核戰備級別、俄核設施遭受不明網絡攻擊的背景下,美親自下場與俄網絡交手,極易造成戰略誤判。俄外交部已發表聲明,譴責美國和北約借烏克蘭對俄發動大規模網絡戰。這是對美網絡空間“危險游戲”的嚴正警告,美網絡冒險行為引發核大國沖突的前景不容忽視。

其次,開創網絡代理人戰爭的危險先例。近年來,美國以中俄為假想敵,推進網絡空間“靠前獵捕”和“持續交手”戰略。美深度參與烏網絡力量建設,將其作為對俄抵近偵察、網絡滲透和攻擊的“橋頭堡”,為與俄網絡對抗預作準備。除了烏克蘭,美國在亞太也如法炮制,一面炒作中國對周邊鄰國的“網絡安全威脅”,一面以此為由誘拉中國周邊國家開展“網絡安全合作”,試圖將其網絡觸角探至中國“家門口”。美如意算盤與其在中俄周邊部署中導和反導系統如出一轍,借此既能大幅提升美威懾和進攻能力,又借機將中俄周邊鄰國綁上自己的戰車。

烏克蘭悲劇已成前車之鑒。對美而言,不顧別國安全關切而追求自身絕對安全,甚至將自身安全建立在別國不安全的基礎上,只會造成更大的安全困境。對地區國家而言,懷著加強網絡安全的良好愿望與美合作,非但未能增加自身安全,反將自己置于大國競爭和對抗的漩渦,甚至淪為大國沖突的炮灰。

第三,開創不遵守國際規則的危險先例。美國一面叫囂“網絡攻擊可構成武裝沖突”,推動北約去年首次將“惡意網絡活動”納入集體防御范疇,宣稱“小規模網絡攻擊加以積累也可構成武裝沖突門檻”,一面對俄開展被其“視同為武裝沖突”的網絡行動;一邊高喊“線下規則線上同樣適用”,編織網絡攻擊罪名,對他國橫加指責,濫施制裁,一邊視線上為“法外之地”,攻擊他國關鍵基礎設施毫不手軟;一邊高舉“民主、自由、人權”大旗反對信息操縱和虛假信息,一邊對俄斷網、封殺、噤聲,無底線地散布針對俄的虛假信息,混淆視聽。這些行為背后是美國唯我獨尊的霸道,是其對國際規則“合則用不合則棄”赤裸裸的雙重標準。

無獨有偶,美國在聯合國網絡安全報告墨跡未干之時,完全無視有關“應發展和執行全球可互操作、共同的供應鏈安全規則”的國際共識,出于狹隘地緣政治目的,蓄意打造討論供應鏈問題的封閉性、排他性小圈子。

美國想要的從來不是普遍適用的網絡空間國際規則,而是為其一己私利的“家法”和“幫規”。美國口口聲聲遵守的“負責任國家行為框架”,只是要求其他各國負起責任,自己卻凌駕于國際規則之上。美國這種無視國際規則的做法,嚴重干擾國際社會構建網絡空間秩序的積極努力,可能導致網絡空間秩序崩塌的嚴重后果。

網絡空間是各國共同的家園。美國應停止在網絡空間“打擦邊球”的危險游戲,負起大國責任,避免戰略誤判,切實維護大國間戰略穩定及網絡的空間和平與安全。

齊治平,國際問題觀察員)

責編:欒雨石

手機海外網
使用手機掃一掃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_手机看片AⅤ永久免费_手机在线看永久AV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