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原創評論 >

真相 |阿富汗毒品的“爛攤子”,“制毒師”美國一手制造

海外網 2022-05-01 08:26:00

阿富汗_副本.jpg

阿富汗一處罌粟田(圖源:美聯社)

作為烏克蘭危機的始作俑者,美國煽風點火、火上澆油的種種操作讓世界看清了“世界最大亂源”的真面目。事實上,當今世界的種種亂象背后,美國的“黑手”幾乎無處不在。以阿富汗為例,由毒品引發的深重人道災難,就與美國有莫大干系。

2001年,美國入侵阿富汗這一年,阿富汗鴉片的產量為185噸;2021年,當美軍從阿富汗撤出這一年,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稱,阿富汗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鴉片生產國,其鴉片產量占世界供應量的80%以上。美國一直聲稱在阿富汗打擊毒品貿易,可這毒品越禁越多?恐怕在阿富汗盛開的罌粟花,根本就是美國自己親手種下、澆灌、收割的。

美國在阿富汗放任甚至鼓勵毒品泛濫由來已久。美國歷史學家阿爾弗雷德·麥考伊撰文稱,為了在阿富汗對抗蘇聯,美國曾通過中央情報局(CIA)大力資助阿富汗當地武裝,全然無視這些人“經營著一連串的海洛因實驗室”。他在《海洛因政策:中央情報局在全球毒品交易中的共謀》一書中寫到,回顧冷戰時期,CIA顯然鼓動了當地的軍閥變成大毒梟。CIA利用這些軍閥“遏制共產主義”,而對這些軍閥利用CIA的保護成為毒梟毫不在意。在冷戰期間的毒品販運史中,CIA的秘密資產和毒販之間出現了很多“巧合”。美國一名情報人員當時向《時代》周刊說,美國對在阿富汗販賣海洛因故意視而不見,其實是暗中支持和保護。

美國究竟是如何扶持、勾結阿富汗毒梟的呢?《紐約時報》2010年報道稱,一個名叫哈吉·朱馬·汗的毒梟于2008年被捕,他被認為是阿富汗最大、最危險的毒梟。但其實,他還有另一層神秘身份——CIA和美國緝毒署(DEA)的線人。哈吉·朱馬·汗成為大毒梟,離不開美國對他的“扶持”。多年來,美國逮捕了他在阿富汗的“競爭對手”,縱容他的犯罪行為。并且,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向他支付了高達200萬美元的款項,以資助他從事反塔利班的活動。

2018年,美國又秘密將哈吉·朱馬·汗釋放,釋放條款至今仍處于保密狀態。這讓人疑竇叢生:美國與阿富汗毒品貿易的牽扯究竟有多深?美國在毒品貿易中究竟參與了多少?《紐約時報》稱,可以肯定,除了哈吉·朱馬·汗,“美國情報部門還與其他涉嫌毒品貿易的人密切合作”。2020年,伊朗毒品控制總部總干事埃斯坎達爾·蒙米尼更是指控稱,美國軍用飛機參與將阿富汗的毒品走私到國外。

美國一方面由于地緣政治私利默許阿富汗的毒品生產和貿易,另一方面也根本無心無力解決相關問題。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軍方刻意忽視毒品問題,認為是反恐任務的干擾和阻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議程,而禁毒則排在最后”。一名前DEA特工表示,美國軍方不想處理毒品問題,只想當一只鴕鳥,毒品問題創造了一個軍方不知道如何處理的全新問題。

美國也曾試圖出手整治阿富汗毒品問題,但往往以丑聞告終。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2017年,美國對阿富汗罌粟種植中心赫爾曼德省一個小鎮發動空襲,造成8名平民死亡;據美國之音2019年報道,美國對所謂毒品加工設施發動空襲,造成包括兒童在內的30多名平民喪生,聯合國將之認定為“非法”……錢也花了,人也死了,但打擊毒品的效果卻微乎其微。

美國在阿富汗的20年,是阿富汗平民無辜喪生、流離失所的20年,也是當地毒品野蠻滋長的20年。2021年,美國倉惶從阿富汗撤軍,將毒品問題等爛攤子甩給了阿富汗人民。據法國24電視臺報道,在過去幾十年里,數以百萬計的阿富汗人染上毒癮。BBC在報道中描繪了一副悲慘場景: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郊區一條繁忙的馬路旁,幾百人擠成小群,抽著冰毒和海洛因。

阿富汗臨時政府日前宣布,阿富汗全國禁止種植罌粟,同時還禁止了各類毒品的制造、使用和販賣。當前阿富汗正處于由亂及治的關鍵時期,美西方應切實履行對阿富汗重建發展的首要責任。而讓人大跌眼鏡的是,不久前美國自行宣布了對凍結的阿富汗央行70億美元資產的“分配方案”,干脆明搶起了阿富汗人民的“救命錢”。美國打爛了一個國家,毀掉了一代人的前途,最后不僅一走了之,還要把阿富汗人民賴以生存的一點救命錢據為己有。美國這個“制毒師”,還要在全球埋下多少禍根?

(文/何所憶)

責編:吳正丹、毛莉

手機海外網
使用手機掃一掃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_手机看片AⅤ永久免费_手机在线看永久AV片免费